极道特种

265章 东海帮的反击

265章 东海帮的反击

胡来一手搂着那少妇的腰,一边朝楼下走去。他喜欢女人,虽然他是个和尚,可那是过去的事儿了,即便在当和尚的时候,他也依然是个男人。

男人,哪儿有不喜欢女人的?

他不像有些人那样,明明喜欢了还藏着掖着的不敢说,也不像某些人那样死板,只喜欢一个或者两个女人。他胡来就是喜欢寻欢作乐,纵横花丛。以前的时候不是有个济公说,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?在胡来大和尚眼中,美女就是那酒,就是那肉!

男人若是一日无酒肉,那活着就未免太不痛快了!

胡来搂着他的酒肉下了楼,便见到下面的大厅中正站着几个年轻人,还有一个正倒在地上。在他们后面,站着十几名警察,看上去应该是荷枪实弹的。遮天的小弟站在他们的对面,看的出来,他们身上带着刀子,不过却没有拿出来。

他一出来,众人的目光便齐齐的朝他投来。见一个胖硕的大和尚半搂半抱的夹着一个女人下了楼,禁不住愣了一下。

“老婆,她是我的老婆!好啊,你这儿个王八蛋,竟然勾引有妇之夫,男盗女娼?我要去告你!”人群中忽然冲出来一个中年男人,指着胡来的鼻子就骂。

那女的也突然哭了起来,梨花带雨啊,她从胡来身边跑了过去,抱着他呜呜的哭,然后对着那些警察道:“警官先生,他,他把我给强奸了。”

那男的一听,一把就将胡来身边的女人抢了过去。然后,照着胡来就是一拳。

砰!

胡来没有躲闪,生生挨了这儿一拳。嘴角顿时见了红,后面的那些小弟见状纷纷探手入怀,杀气大涨,那阵势摆明了就是要掏家伙干仗!

那些警察一个个紧张的将手摁到了腰后,有的已经将枪掏了出来。显然只要遮天的人一动,那便是一个血洗的场面!

“都他妈的给老子住手!”胡来突然回过头,环眼一瞪,厉声道:“滚一边儿去,谁敢给老子兜祸,老子第一个活剐了他!”

“你,你,你们几个,看好他们,谁动,先丢给对面的警察!”胡来一伸手,指了几个从天水市跟过来的遮天小弟。

如今,他身边也有几个是打到了WF之后才收的小弟,若是这儿里面有奸细,这个时候不用多,只要他丫的朝警察堆里丢个酒瓶,那袭警的罪名便算是没跑了。到时候,人家把他们全突突了,他都没处说理去。

控制住了自己这儿边,胡来这才转过身,当他听到有警察出现的时候,便已经猜到事情可能不妙了。眼下最主要的便是不能跟这些人起了冲突,要不然社团的麻烦就大了。

跟警察干起来了?上面还不弄军队来将遮天给平了。到时候别说赵达钢不好使,只怕是楚老爷子也白瞎!

呵斥完了手下的小弟,胡来瞄了那中年人一眼,擦了擦嘴角,笑呵呵的道:“不管她是不是你老婆,这儿一拳我都挨的不算亏。不过,若是你再打,那我可就要还手了。这儿么多警察给我证明,我这儿是正当防卫。来,你再打我一下试试?”

那中年人顿了一下,还真有些胆虚。不仅那些遮天的小弟都瞪着他,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表情。而那些警察的眼神也有些不善的望着他。他的任务本来是激怒胡来和遮天的小弟,跟警察起冲突,却不想竟然失败了。他向后缩了缩道:“你等着,这儿事没完。”

说完,拉了那女的就想朝外走。

旁边有两个遮天的小弟也想跟着,胡来背着手在后面摆了摆,那俩人立即不动了。

“让你们走了吗?他既然强奸了你,那你们也跟我去警局录个口供!”一名警察拦住了他们,那两人的脸色微微一变,还真不敢动了。

胡来见状松了口气,只要这些警察不是跟东海帮穿一条裤子的,那这事就还算有救。他深吸一口气,对着那些警察道:“各位同志,我在上面正忙,不知道你们来,不好意思,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您尽管说,跟警察同志配合,是我们这些守法公民的义务!”

“行了,你也别白话了!”回答胡来的是个女人的声音,然后,一个穿着警服的女警察背着手慢慢的踱了出来。

胡来的眼睛当即就亮了一下,眼前这儿个女人怎么说呢?漂亮?不,让人眼前一亮的绝不是她绝美的容颜,而是她身上的那股气质。一种洒脱而不张扬,英姿飒爽的巾帼风采。

如今的女人,柔媚是够了,可身上如她这般带着英气的,却没有几个,至少胡来是第一次见到。一身紧绷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,勾勒出一身蜿蜒起伏的曲线。或许是因为练过功夫的缘故,她的身材苗条却带着一种**。

她来到胡来面前,身高只到胡来下巴的她微微抬起头,一双深邃而冰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胡来道:“我们接到通知,有人在你的场子里贩毒,吸毒!而现在,我的人已经在这儿里搜出了两公斤的海洛因。”

“两公斤,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?”

“知道,足够将我抓进去,然后枪毙十回的!”胡来叹了口气。他已经明白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,显然是有人先藏毒,后报警。至于那个昏迷的混混,便是吸毒所致。这儿叫人赃俱获,证据确凿。

显然,这是东海帮策划的阴谋,目的就是为了借助警察的手除掉他。可问题是现在他就算是说出来,又有谁会信?

“那你是打算跟我回去,还是让我抓你回去?”那女警察低低的问了一句,眼中已经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色。

“你巴不得我反抗吧?”胡来忽然恶狠狠的一低头,将自己的嘴巴几乎都要碰到对方的嘴巴上了。那女警察却猛的一低头,然后用脑袋迎了上去。

砰!

胡来一时不察,竟然生生让人用脑袋在嘴儿上拱了一下。俩嘴儿都有些肿了。

那女警官笑眯眯的望着她,挑衅道:“下回和一位警官说话的时候,不要挨的那么近,不然,很容易发生误会!”

“带走!”说着将手一挥,立即有两个警察就要过来带人,其他的人则紧张的注视着遮天的小弟。

胡来道:“等一下,我跟你们走,不过我要先和我的这儿些朋友说几句话。”

“可以,这儿是你的权利。”女警官淡淡的道,她似乎一点儿也不害怕胡来耍花招。

“东海帮只怕很快就会展开行动,马上去找黄泉堂的堂主铁手,告诉他,警局里有对方的人,让他小心点,你们约束好兄弟们,在老大的命令没来之前,要听铁手的。”

吩咐完,胡来跟着那些警察走了出去。

那些小弟纷纷按照他的命令,收拢手下,将场子里的钱财一卷,投奔马文泉去了。

马文泉一听说胡来被陷害,然后被警察给带走的消息,立即猜到了东海帮。他一边收拢人手,主动的放弃部分场子,集中全部力量重点守护几个地方,让部分小弟隐藏在附近,以备随时支援,同时将消息向暗蛇和老大汇报。

得到他消息的韩雨,立即赶到了浪漫烟灰。

“我立即带人赶过去。”一见到韩雨,谷子文便立即道:“若是公安局里有东海帮的人,那和尚可就危险了。”

“暂时还不会。”谷子文摇了摇头:“我刚刚和手机通了消息,他说,他在WF公安局收买了一个副局长,只是因为东海帮和局长走的比较近,这儿次行动又故意瞒过了他,所以他提前才没得到消息。”

“不过,手机已经给他打了招呼,他会竭尽全力保护胡来的安全。只要他们没有机会动狠手,胡来便不会有事儿。”

谷子文愣了一下,这儿才松了口气,笑骂了一句:“这儿帮贪官。哎,你说手机是怎么做到的?咱们到WF可没几天!”

“应该是在咱们还在市里跟狂风帮争斗的时候。”韩雨眼中闪过一抹欣赏的神色,低声道:“破晓每个月五百万的支出也不是白花的,手机自然要让这儿些钱发挥出一定的作用来!”

谷子文这儿才有些放下心来,由衷的道:“还是老大有知人之明!”

他并不是在拍马屁,而是说的真心话。和尚胡来就不说了,马奎,黑狼,狂熊,都是韩雨一手提拔发掘起来的,如今这儿些人,哪儿个不成了社团的干将?至于破晓堂的手机,他也没见过。不过当时,遮天正在全力发展,经济捉襟见肘的时候,见到韩雨依然保持每个月五百万的资金给手机,他也不是没有过意见。

可对此,韩雨却只是笑了笑,便没了下文。而如今,巨额的投入终于开始初步崭露成效,窥一斑而知全豹,对破晓的投入,值!

要知道,若是胡来那边被整的出了事情,疯狂的韩雨和遮天,谁知道会干出什么样的事儿?搞不好整个遮天都会搭进去也没准!可手机,早早的一步闲棋,却让这儿一切都不会再发生,还不值吗?

见到谷子文庆幸的神情,韩雨淡淡的道:“手机是一个有着成为戴笠潜质的人,他曾经给我说过,要让遮天的情报如同破晓而出的红日一样,笼罩正个世界,我相信他能够做到。”

戴笠是谁?那是国民党二战时期的军统大当家,有名的特务头子!可就是他,也不过是Z国的大特务,也没那个野心将手伸到全世界去啊!

谷子文苦笑道:“他还真是有志气!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嗯,太晚了,明天再补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