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594章 防备陷阱

594章 防备,陷阱?

夜色如墨,无月。

寒风如刀,刺骨。

宽阔的马路上,早就没有了一个行人。

只有一群灰衣人,在踏着夜色,沉默前进。

他们身躯笔直,步伐轻盈,目光坚毅,杀气外露。

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些人,身穿黑衣,气势沉稳,虽然是慢慢的行走,可是却像是随时都能够扑出的豹子一般,给人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。

大街上,只有他们幽灵似得脚步,和低沉悠长的呼吸。

除此之外,便是安静,死一样的安静。

忽然,最前面竖起了一个手臂。然后,那些黑衣人齐齐的停了下来,目光警醒的盯着四周黑暗的地方,有几个人甚至悄悄的皱起了眉头。

显然,这儿是一群经常游走在死亡线上的人,只有经常和死神一起跳舞,才能做到对命令绝对的服从!

跟在他们后面的灰衣人虽然也是精锐,却显然要比他们差上一些。他们的队形有些慌乱,后面的人,甚至都没有发现那举起来的手臂,而撞在了前面的人身上。

只有黑衣人另一边的一群年轻人,要比他们稍好一些。可也没有那群黑衣人那般干脆利索。

“老莫,你有没有觉得,这儿里安静的有些过头了?”举起了手臂的那人,缓缓的将手臂放下,微微带着猩红之色的眼睛,紧紧的盯着前面的路,正是陆辉。

莫太横站在他的旁边,两眼静静的扫视着前面的黑夜,微微皱眉道:“我已经派了人,过去查看过了,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啊!黄鼬,给前面的小弟问问剑门的情况!”

“是!”他身后的一名年轻人点了下头,对着耳机轻轻的问了几句,然后说了几句话,这才神色凝重的抬起头道:“两组暗号都不对,应该是遭剑门毒手了!”

这儿话一出,莫太横和陆辉对视一眼,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意外。早就在他们朝着剑门在DL总部行进的时候,便已经提前派出了两组人去探路,甚至为了避免发生意外,还制定了暗号,这儿样就算是他们被剑门给制住,也可以通知后方大队。

不想,这儿本是以防万一的小手段,竟然真的派上用场了。难道,剑门早有反对?

莫太横望着前面安静的街道,在昏黄的灯光下,就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一般。

“西瓜,立即带人去前面看看,”莫太横顿了一下,才沉声道:“一切小心,若有什么不对,立即汇报。”

“是!”立即有一个小弟,越众而出,带了几个人朝前面的路口而去。

那里是一个十字路口,在昏黄的灯光下,显得一片安静。可正因如此,才透着一股不合常理的诡异。

西瓜等人才刚到了路口,便猛的发出一声惨叫。只有西瓜踉跄着冲出了路口,然后被随后的一个黑衣人,一刀砍倒。

紧接着,呼啦啦的黑衣人窜了出来,越来越多,潮水般的涌了过来。

陆辉两眼轻轻眯着,低声赞道:“魏疯子不愧是道上的老鸟,鼻子真灵啊!”

莫太横扫了一眼手表,此时,已经距离十一点还有几分钟了。过了前面的路口,就是剑门驻在DL的总部,魏正峰的老巢所在。那一路,总共有五个场子,大概常驻小弟七百多人,全部都是魏正峰的心腹。

不过,因为他们的人数分散,在暗铁堂的行动计划中,是要以绝对的优势和速度,端掉其中的两到三个据点之后,再全力猛攻魏正峰所在,凭借人数上的优势和突然性,成功的可能性相当大!

可现在,计划明显是败露了。

不过,此时的暗铁堂,已经是箭在弦上,没有退路了。

“再灵也没用,今晚,DL我们要定了。”莫太横缓缓的上前两步,然后背对众人,在他的身后,便是潮水般卷了上来的剑门众人。

莫太横却是头也不回,只是面对众人,目光如鹰隼般锐利,在这儿夜色中,竟然蒙着一层淡淡的光辉。他咧嘴一笑,大声道:“都他娘的说,咱们暗铁堂是遮天最先成立的堂口,是老大的心腹,是遮天的中坚。”

“可是,我怎么觉得咱们像是后娘养的呢?你看看人家血斧堂,黄泉堂,战WF,灭东海,可咱们呢?咱们就一直窝在哪儿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猫着。人家升官发财,吃肉喝汤,可咱们却只能脑袋夹在裤裆里,只能喝西北风。”

“凭什么?同样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,他们黄泉堂,血斧堂能做到的,咱们暗铁堂就做不到吗?黄泉堂能够一夜打下QD,咱们暗铁堂便打不下DL吗?老子不信!这儿一次,老子跟老大下了军令状,拿不下这儿里,老子绝不活着回遮天!”

莫太横目光一扫:“所以,今晚,我给大家的命令只有一个,那就是,杀!”莫太横将手里的刀举了起来,一把剔骨尖刀,在夜色中闪烁着森冷的寒光。那一点明亮的光芒,向上冲了起来,带着一股无坚不摧的锐利。

于此同时,莫太横高亢雄浑的声音狠狠的响起,一个杀子,声声震破苍穹!

“杀!”

“杀!”

“杀!”一干小弟纷纷扯下刀身上的遮蔽,举着明晃晃的陌刀,振臂高呼。

此时,剑门距离他们还不足百米。

莫太横转过身,右手狠狠的向前一劈:“杀!”

在他左右,立即有两支队伍越众而出。他们人数在四百左右,虽然比对方稍微少了些,可是气势上却一点也不落下风。他们边跑边不断的调整队形,每三个人为一组,每三个小组为一个战斗小队,每三个小队又为一个大队,就这儿样,看似散乱,实际上却是一个有机的整体。

短短五十米不到的距离,他们便已经组成了一个锥子般的队形。以第一分堂主脑残为首的战斗大队作为锋利的锥尖,以肥猪为首的战斗大队作为两翼,狠狠的朝着剑门的阵形凿了过去。

黑灰色的人流撞在一起,顿时,掀起一片血雨。刀光,怒喝,惨叫,一时间响成一片!

莫太横却站在原地没有动,只是静静的抽着烟,在他的身后,是几十名沉默的年轻人。他们都有着一个相同的特点,那就是年轻。

清一色的十**岁,最为热血冲动的年纪,一个个眉宇间却过早的露出了冷漠和嗜血的神情。他们平静的站在莫太横的身后,一语不发。任凭四周喊杀声起,他们却动也不动,仿佛他们的神经是钢浇铁铸的一般。

只是,冰冷的杀气,在不断的积蓄,越来越浓。

而在那些年轻人的身后,足有一个大队的暗铁堂小弟,也没有动。

这儿这莫太横给自己留的预备役,这本来是一场突袭,只是,那个魏疯子不愧有疯子的外号。竟然能够提前察觉了暗铁堂的行动,并做出安排。这儿让他不由得担心起,其他人的行动来。

“魏疯子应该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并没多久,”陆辉忽然缓缓的道:“不然的话,他不会露出如此明显的破绽。”

莫太横眉头一扬,稍微想了一下,顿时明白了陆辉的意思,不由得点了点头,稍微松了口气。若是那个魏疯子早就知道暗铁堂的行动计划,那他应该将各个场子布置成陷阱,当他一头栽进去的时候,才能以最小的代价,换取最大的利益。

而不是像现在这儿样,摆明了车马,跟他硬拼。

要知道,现在有备而来的是遮天,而不是剑门!

“他的人数也不多,根据手机的情报,魏疯子虽然带来了一千来人,可为了掌控所有的地盘,他分出了三百多人,此时身边只有七百人,而最为难缠的则是他身边的三百死士。”陆辉继续道。

“只要脑残能够冲垮他们的阵形,我便亲自率领暗铁小队的人冲上去。这场,还是我们赢!”莫太横眯着两眼,冷声道。

陆辉眯着两眼,静静的看着前方战成了一团的两队人马,缓缓摇头道:“我只担心,脑残他们冲不过去!”

莫太横神色一顿,忙凝神望去,只见刚刚冲击过去的暗铁堂众人的攻势,虽然还在不断的向前,可是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。

甚至,剑门的人已经从两翼绕了过来,不断的骚扰他们的后方。显然,对方的应变能力,也绝不比暗铁堂差。莫太横的脸色顿时变的凝重起来,他的目光越过了厮杀的众人,望着剑门后面那里,同样有一队人马,静静的矗立不动。

“魏疯子?”莫太横眼中寒光闪动,他虽然看不见那里的情形,可是心中却有一股清晰的直觉,这儿直觉告诉他,魏疯子就在哪里。那名震天狼社的三百死士,就在哪里。

陆辉的眼睛更红了,在幽幽的夜色中,显得越发的深邃而寒冷,他有些兴奋的抿了抿嘴儿,直接道:“是他。大概他是想击败我们,然后再收拾残局。所以,才压着手下,一直没有动。”

莫太横狞笑道:“他打的倒是好算盘,可是胃口好,牙口不一定好!”说着,将手一挥。他身后的那一个大队,再次出击,全部压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