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道特种

595章 暗铁堂进攻

595章 暗铁堂,进攻

魏疯子不仅胃口好,牙口也不赖。

脑残瞪着两眼,一闪让过了身边的刀锋,手中的陌刀狠狠的向上一扬,顿时,带起了一道血光。

可是,旁边的一道刀光,却猛的冲了过来。

眼瞅着他无法躲闪的空荡,一把陌刀猛的飞了过来,狠狠的将那人撞了出去。

脑残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一名遮天小弟为了救他,抛出了自己的家伙,结果,却被剑门的人给砍翻在地。当时,他的眼睛就红了。

“给我杀!”脑残回过头来,大吼一声,狠狠的扑了上去,带着身边的人继续向前。

身边的人不断的倒下,可是又不断的有人补充上来。那个尖锐而锋利的刀尖,就像是刺入了水中的鲨鱼一样,不断的突破阻拦,一个劲儿的向前,向前!

凿穿他们,制造混乱!

脑残在身边小弟的拼死护卫下,手中的陌刀不断的挥舞,将战力发挥到了极限。一路势如破竹,就在这儿时,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刀光。脑残急忙用陌刀一迎,竟然闷哼一声,生生向后退了一步。他的胸口被对方划了一刀。

对方也是冷哼一声,接连后退了好几步。捂着小腹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脑残却没有半点兴奋,如果不是他手中的陌刀,要比对方稍微长上那么一点,锋利上那么一点的话,那刚才这儿一刀,他就不止是被对方划出一道伤口那么简单了。

脑残深吸一口气,目光快速的扫了一圈,便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群黑衣人。

虽然同样身穿黑衣,可是这饿些人给他的感觉,却要比刚才那些人更加的冷漠,自信,强悍!他们的眼色平静,可是,瞳孔深处却潜藏着对嗜血的渴望。他们刚一出现,便冷漠的杀向暗铁堂众人。

而刚刚还势如破竹的攻势,顿时就像是奔涌的潮水突然被一堵山给挡住了一样,生生给推了回来。

那两名护着脑残的暗铁堂小弟,在他受伤后退的瞬间,便被刀光所吞没。甚至,连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有。

这儿是一群强悍而可怕的对手!脑残的心中瞬间出现了这儿样的判断,可是,他却没有一丝迟疑的站起了身,再次进攻。

因为这个时候他停顿的越久,那他身后的兄弟,倒下的就会越多!不管是山也好,岸也罢,暗铁堂都必须化作潮头,狠狠的打上去。

“杀!”脑残两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蹬,利剑般冲了上去。

他身后的那些暗铁堂小弟,也一个个狞笑着,厉吼着再次扑出。

就像莫太横所说,暗铁堂毕竟是遮天最早成立的堂口,暗铁堂的人,全都是见过血的老手。敌人虽然强,可是他们,却绝不会因此就失去进攻的勇气!

刀光,再次狠狠的泼洒起来。鲜血,断臂,不断的飞洒,扬起。有的人大声喝骂,有的人惨叫连连,还有的人,则沉默而倔强的挥刀。

脑残狠狠的挥出陌刀,再次劈死了两名剑门小弟,砍伤了另外一人,可他的手臂上,可一名暗铁堂的小弟,为了保护他,却被人一刀砍成了两半!

鲜血横流,甚至连肠子和内脏都流了出来。

脑残的手臂上也被划出了一刀,不过,这儿并不是最严重的,他的脸上被削去了巴掌大的一块肉,甚至连骨头都碎了一半,一片血肉模糊,甚是恐怖。

脑残显然是彻底杀红眼了,或者说,伙伴的一个个死亡,让他彻底的进入了疯狂的状态。他只想报仇,只想杀死更多的人。只有这样,他的伙伴才能少死一个!

“脑残哥,你歇一下,我带人冲!”见到脑残又要朝前扑,一名暗铁堂小弟急忙抱住了他。然后,身子一错从他身边冲了过去。

六七名暗铁堂的小弟紧紧跟随。

血光不断的绽放,几名黑衣人闷声后退,倒下,有的则是胳膊,或者腿上中刀。

“死,不过就是那么回事,只要拉个垫背的,便是黄泉路上,也有个能欺负的主,够本了!”哈哈大笑声中,代脑残冲锋的那名小弟,狠狠的挥刀,劈开了对面那名剑门小弟的喉咙。

鲜血,就像是捏破的鱼泡一样,不断的向外喷发。可马上,他的笑声便嘎然而止。

八名暗铁堂的精锐,竟然只拼死了对方四五个人。由此可见,这儿些人的强悍。

自从他们出现之后,剑门众人的配合,顿时变的有序起来。他们的进退间,再也看不出慌乱,互相配合的也越发的严整,密切,就好象是这儿些人的出现,带给了他们某种必胜的信念一般。

只要这儿股信念还在,他们便不会再轻易言败。

而魏疯子的这儿些手下,说是身经百战,也绝不为过。暗铁堂众人的实力,跟他们比起来,最多也就是半斤八两。虽然暗铁堂一开始犀利的冲击,占了上风,逼的他们虽退却未乱,反而利用不断的向后踏步,引着他们上前,生生将暗铁堂众人的冲击力给磨损殆尽!

当然,魏疯子这么做也是冒着巨大危险的。因为,一旦真的被暗铁堂将他的人手凿穿,产生混乱,便是他,也无法阻止。

可他,还是毫不犹豫的这儿么做了,因为他相信自己的手下。

只是此时,眼见跟随他无数杀伐的手下,此时竟然生生被拼掉了十几个人,他的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。

他实在没想到,遮天竟然如此难缠!这儿个暗铁堂,竟然如此难缠!

老大,是早就知道他们要来,才有意派我来,以便削弱我的实力的吗?魏疯子两眼轻轻眯起,目光中渐渐的露出了疯狂的神色……

脑残杀红了眼。他的身边,不断的有人倒下。为了保护他,至少已经有十多名兄弟,永远的倒了下去。可是,前面,再次出现的那一队黑衣人,却像是一道铜墙铁壁般,怎么也冲不垮。

“冲,再冲一次!”脑残的胸口中了一刀,血流如注,可这儿家伙用刀拄地,却硬是不退,反而大声招呼着人手。他是带着堂主的希望和重托,前来击溃眼前对手的。他也知道,如果他不能成功的造成对方的慌乱,只要坚持一段时间,后面的暗铁小队便会冲上来,找到对方的破绽,一击而胜。可是,他还是不想败退的如此容易。

“暗铁堂,进攻!”脑残大吼一声,舞者陌刀又扑了上去。他的脸上受了重伤,狰狞如鬼,便连那吼声,也变得沙哑,失去了平时那雄浑的力道。

可是,他的一声令下,四周凡是能够听见的暗铁堂小弟,无不奋力向前!

他们的堂主就在身后看着他们,他们的队长就在前面,死战不退,他们还有什么理由,不拼命?敌人就在那里,所以他们以命搏之。此时,他们拼命不是为了金钱地位,不是为了女人权利,为的只有两个字:兄弟!

或许自己会死,可是,只要能让自己的兄弟活下去,能让更多的兄弟活下去,能让暗铁堂赢得这儿场胜利,那他们的死,也会重如泰山!他们更知道,只要身边的兄弟怀着和他一样的想法,只要他们能勇敢点,再勇敢点,那他们,也未尝不能活下去!

为了兄弟,为了自己活下去,他们拼了!

二十多名暗铁堂小弟奋然跃起,默不作声的护在脑残的左右,做着又一次的进攻。四周的暗铁堂小弟,也玩命的加紧了手中的攻势。

刀光乍起,脑残左右冲突一阵,竟然未建寸功,因为他前面的敌人,都已经被他的手下给抢光了。噗!

前面的一名小弟倒了下去,脑残终于逮到了机会,顶替了上去。他的陌刀,狠狠的劈入了一名剑门小弟的胸口。横刀一扫,又撞飞了一名剑门小弟的钢刀,对方的阵形,终于出现了松动。

脑残大喜,大吼着率先冲了过去。剩余的十几名暗铁堂小弟紧紧跟随,就在这儿时,正后退的那些剑门小弟,突然冲了回来。有十几个人,甚至朝脑残他们的两边杀了过来。

他们神情平静,冷漠挥刀。

“我艹!”脑残厉吼一声,一刀便挥了过去。这儿个时候若是后退,自然能够保住这儿十几个人的性命。可一旦他下令后退,剑门势必会压上,后面那几百名暗铁堂的小弟,定然会人心浮动。一旦形成溃逃,这儿一场遭遇战不仅要输,便是整个暗铁堂今晚的行动,只怕也完了!

想到这儿,脑残不由得露出一丝惨笑,举着陌刀长声道:“暗铁堂,进攻!”

“杀!”那十几名小弟,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,迎着最前面那已经空的能够望见对面的剑门阵形扑了过去。

他们已经看见了胜利,却永远也无法享受胜利了。

刀光,泼水般砸了过来。

几道凄冷的刀光化作一道道夺命的呼啸,飞了过去,紧接着,几名人影跳了起来,刀光,落在他们的身上,鲜血绽放。

脑残手中的陌刀,从几名剑门小弟的身上挥舞而过。带起一片血雾。

“杀!”脑残脸上一片湿漉,有鲜血,有泪水,他瞪着眼睛,身上已经中了五六刀,却依旧疯狂似得不断挥舞。

他只听到自己的身边,不断的响起熟悉的惨叫和怒吼,他知道,那是他的兄弟,一个个活生生的兄弟,在变的冰冷,在接近死亡!他也知道,他们的死,几乎都是为了护卫他,为了执行他们的命令:冲出去,进攻!

是的,进攻!死也要进攻!因为他们是遮天暗铁堂,是暗蛇哥一手带出来的堂口,是遮天第一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