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策

第794章 僵持难定

第七百九十四章 僵持难定

【昨天咱们很猛,月票杀进了前四十,这个成绩很不错。毕竟南华这废柴更新量比不上人家。能有这个成绩我很满足了!

希望有月票的兄弟们在月票上面更加倾向一点官策,南华在此鞠躬感谢兄弟了!!!】

沙明德和苗奇虽然不能算是天生的对手,但是这几年,岭南和苏北经济发展你追我赶,在很多媒体看来,他们已然成为了宿敌。

岭南媒体一般对这样的说法都是不屑一顾的。

姑且不论现在苏北经济离岭南的距离,单单苗书记和沙书记的级别都不一样。

苗书记是国家领导人,沙书记不管有多高的威望,他现在还只能算是地方领导人,这中间有一道很宽的鸿沟,两人有这么远的距离,岂能互相之间被称为宿敌?

不过实际上,沙明德和苗奇的确是在暗中较劲。

两人是旧识,以前虽然没有什么恩怨,但是作为同一批成长起来的共和国的优秀干部,他们自然会经常拿对方和自己比较。

久而久之,两人之间就有了较劲。

现在,他们互相对对方的了解都到了很深的程度。

沙明德就很了解苗奇。

苗奇做事很柔和,却擅长面面俱到,方方面面的工作,他都能照顾得到,大局观非常的强。

但是苗奇这个人多疑,在很多问题上有些疑神疑鬼。这也导致了他做决策果断性不够,有时候常常会贻误战机。

当然,所谓的果断性不过,这是沙明德拿自己来做比较的。

作为如此高级的领导,苗奇其实很全面,无愧于共和国最优秀的领导人之一。

沙明德声称自己能给陈京创造的条件他都创造了,这句话不是空话。

他把陈京列入五人名单的时候,他就考虑过苗奇会疑神疑鬼。

果然。苗奇不放人!

岭南省委给的理由是陈京不是副厅以上干部,沙明德对这个说法感到好笑。

他找苗奇要五个人,只差扯掉了苗奇的一页肝,如果不是自己把他架在了大哥哥的位置上下不来,外加自己玩命的灌了五杯酒,他会这么大方答应给自己五个人?

他巴不得自己挑人的时候眼睛不亮,挑不到有用的人才呢。

所以苗奇不放陈京。这是他多疑,然后也是他心里不舒服。要故意给沙明德碰一颗钉子出一口恶气。

只是这样一来。陈京势必会进入苗奇的视线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人都是有好奇心的。

苗奇的好奇心尤其重,他肯定很想知道沙明德为什么要选陈京去苏北,他追根索源,很快就能弄清陈京的情况,这对陈京来说,也是莫大的幸运。

以后陈京在岭南的提拔。苗奇知道他,他需要面临的阻力小很多。

沙明德能帮陈京的也就这些了。

一个年轻干部的成长。条件很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是自己的打拼。

陈京善于打拼。现在又有好的条件,他的前途是可以预见的。

……

苏北访问团终于返程了,这让陈京感到很轻松。

不过他现在却还不能回海山。

因为马上海山和南港的合作专题会议要召开。

这一次海山方面高度重视,不仅清香市长留下来了,从海山赶过来的冯仁国,外加发改委、财政局、国土局等等各市直单位的一把手都来了,当然,还有蓝河区区委书记覃石宣。

由于清香市长和陈京有约法三章,陈京现在不能够见他,对陈京来说,这台戏怎么唱,他一切都得自己拿主意。

自然,他对这个问题是毫不含糊。

他在岭南作为海山方面的干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,就明确的提出了自己的观念。

媒体问他对南方日报上报道海山和南港合作,需要有向特区学习,向特区靠拢的精神,陈京对此怎么看。

陈京回答得很明确,说特区是共和国经济发展的最前沿,是共和国经济走出去的试验田,向特区靠拢,向特区学习,他自己是非常赞同这种观念的。

虚心使人进步,骄傲使人落后。

陈京个人以及他主管的邻角区,一直都是本着学习的心态和南港展开合作的。

陈京甚至表示,将来两市合作开展,邻角愿意服务特区,为特区的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和动力。

和事先判断的一样,陈京的这番讲话,引起的轰动远远还要超过南方日报的那篇撰文。

一时陈京俨然成为了粤州大家都关注的政治人物,而陈京本人也被海山的很多人口诛笔伐,很多人骂他缺少气节,丢海山的颜面。

而与之相反,南港的媒体对陈京的评价却非常的高。

南港日报撰文评价陈京用了“务实”这个极具褒奖意味的词汇。

但是两边官方,无论是海山市领导还是南港市领导,他们对陈京的言论都三缄其口,谁都不愿多说话,多做评论。

专题会议在省政府三号会议厅召开,和事先预料的一样,会议开得很不顺利。

虽然会上有乔正清镇场子,但是双方与会的代表对两地合作的很多方面都存在相当的分歧,这些分歧统一起来比较困难。

海山方面,他们希望南港能够给海山转移跟多的投资,提供更多的人才便利通道,而南港方面需要海山的资源和劳动力,南港希望在劳动力方面和海山建立将有力的合作机制,从而让南港拥有更多的优秀劳动力资源。

双方提的要求都触到了对方敏感的地方。谁也不愿轻易做出承诺。

当然,谁都更不愿意把事情搞砸,所以会场上很沉闷,气氛一点都活跃不起来。

乔正清也感到很恼火。

他分别约谈了海山市市长李清香和南港市市长陈强。

但是无论是李清香还是陈强,两人都是政坛的老精怪,在约谈的时候,表态很爽快,拍着胸脯牛皮吹得震天响。

然而会议重新开始之后。很快双方又回到了以前的老路上,讨论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,真正触及到彼此核心的东西,大家都不提。

两天会议开下来,双方达成共识的条款很多。

其中包括环保方面的合作,水资源利用方面和合作,还有文化方面的交流合作。青少年的相互交流等等。

这些都是浮在面子上的东西,没有一条是彼此促进经济方面的合作意向。

乔正清在会场上大会光火。气得拍桌子。可是在很多问题上,他作为省领导又不能偏向哪一方。

所以一时他也毫无办法,只能让大家休会一天,然后重新和稀泥。

现在大家就是耗,看谁耗得起,乔正清办事也是雷厉风行的人,他的要求是必须要有实质性的合作意向。否则会议就一直这样开下去……

……

省委,和往常一样。秘书长贺军一大早就到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。

今天他汇报工作的重点就是关于南港和海山两地合作的事情。

昨天乔正清找到他,向他说明了最近省里召开两地合作专题会议的一些情况。说出了自己的苦恼。

他希望贺秘书长能够把这个情况跟苗书记提提。

如果有苗书记一句话,他的工作就容易多了。

贺军进到苗奇的办公室,他正要就这个问题汇报,他却发现苗奇正饶有兴致的看一份资料。

他微微皱眉。

那份资料他很熟悉,这份材料就是前几天他给苗奇准备的关于陈京的相关资料。

当时苗书记似乎忘记了有这回事,他把资料随手放在了书桌左侧。

按照苗奇的习惯,一般放在右侧的材料比较重要,他需要一天之内看完,有些还要做出批示。

而放在左侧的材料是放一个星期,一个星期内他选择来看,有一部分他会去看,而更多的他会忽略。

而作为他的秘书,他左侧的材料是一个星期才换一次,这是苗奇的习惯。

当时贺军以为苗奇不会看陈京的材料了,没想到今天他却看得这么仔细。

苗奇抬头看见了贺军,他冲贺军招招手道:“你来了正好,你过来一下!你那天给我送的这份材料是真实的吧?关于陈京的材料!”

贺军点头道:“绝对是真实的,材料的来源都非常可靠,有一部分我还专门和楚江方面进行了确认。”

苗奇点头道:“这个年轻人是有才华的,很了不起啊。很能做事,很有悟性,很有水平。我就说沙明德平常自命有识人之明,他要的人不会是普通角色,从材料上看,这个年轻人是很不错的。”

贺军笑笑,道:“能得书记的肯定,我相信陈京以后的前途会很广阔,这是他的福分啊。”

苗奇放下手中的材料,用手指着贺军道:“你呀,就会挑好听的说,有时候听起来就会变味儿。”

“对了,你今天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说的?”

贺军道:“是这样,最近南港和海山的合作专题会议在省政府召开,会议进行的很不顺利……”

贺军一五一十的把会议情况给苗奇做了汇报,他基本都是转述乔正清的话,当然也掺杂了一些个人情绪在内面,所以他说的话,隐隐有批评两市工作的意思。

苗奇听着听着,脸色就越发变得严肃了。

过了很久,他道:“都是鼠目寸光之辈!这样谈鸡毛蒜皮,什么时候能够有个共识?”

他用手指了指电话道:“你待会儿给南港姚军辉和海山黄宏远两人打电话,让他们都过粤州来,谈合作大家要坦诚相见,都留一手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?”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