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策

第1067章 回京!

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回京!

春节临近,陈京今年终于可以过一个近年来最轻松的春节了。

在两会期间,陈京就结束了在莞城的工作进京了。

他不是两会代表,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京城了解两会动向。

实际上,两会期间的京城,所有的工作都围绕着两会在转,陈京足不出户,窝在家里都能实时的掌握两会的动态。

今年的两会,陈京观察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,那就是总|理的工作报告中,提到了增强社会法制建设和转变经济发展结构这两点。

在报告中,总|理第一次提了“法制反腐”这个观念,而转变经济结构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这说明中央高层已经认识到共和国发展的瓶颈所在了。

在转变经济结构的之后,紧接着就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,要严控过度投资,要严控地方重复建设等内容。

陈京在这些字内行间中,嗅到了别样的味道。

因为作为官员来说,中央和地方如果考评官员政绩,这都是大家关注的重点。这类重点,也是共和国政策转变的风向标。

在过去几十年,经济建设为中心,上级考核干部依赖的经济数据太过单一,在国内早就有很多质疑出现。

尤其是近几年,各地为了追求政绩最大化,盲目的追求GDP,各地都热衷搞投资,有些地方为了花钱,甚至巧立名目,把纳税人的钱毫无节制的浪费在一些根本没有实际价值的项目上面,政府决策不站在经济角度考虑问题,完全是拍脑袋决策,全社会对此反响极大。

这次两会,政府工作报告能够直接面对这些问题,而且明确提出要调结构,这是重要变化。

也意味着中央政府已经找到了共和国经济转型、产业升级的全新的思路,而在这个思路之下,全国各地政坛都可能因此面临洗牌。

每逢大变动,政策先变,人事后变,这是客观规律。

所以对与官员来说,第一时间了解政策,领悟政策,然后做出转变,这是非常重要的技能。世界在变化,社会在变化,为官一方,如果领悟不到这些变化,很快就会在激烈竞争中败退下来,这就是残酷的现实。

不是体制中人,理解不了其中竞争的激烈。

在体制外看官员,觉得官员很轻松,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,然后随便陪领导吃吃饭,给领导送点礼,把关系搞好,自然就能够步步高升。

其实这典型是外行的想法,完全想当然。

官场之中,派系互相制衡,考核官员固然要考核其上下级关系的处理,平常工作态度等等这些,但是硬实力往往占很重要的位置。要不然,大家都去跑关系,都去搞花架子,凭啥还拼死拼活的搞政绩工程

官场竞争中的激烈,有人做出了数据,从普通办事员到科级有5:1的比例,然后一级一级晋升,金字塔越来越窄,到最等级,共和国十几亿人,数百万官员,也就仅七人而已。

可以想象,在官场的竞争的激烈到了什么程度。

没有什么派系,什么势力是绝对占优势的,共和国历经五千年文明,早就有一套固定的官场生存方式了。那就是在博弈中,在角力中体现和谐,体现团结,在斗争中力求进步,然后在纷繁复杂的环境中,要拿出实打实的工作成绩。

官场上的事情永远不是单一问题,而是很多纷繁复杂交织在一起,能不能理清各种关系,处理好这些纷繁复杂,这体现的不仅是斗争,更有胸怀和能力,而在这一些复杂的事情中,一步步的拼杀出来,这就是官场的人才筛选的独有方式。

所有的这些纷繁复杂,只需要一个小的失误,都有可能酿成极大的挫败,这就是官场复杂莫测的地方。

所以官场才有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的智慧生存手册。

……

在家里陪女儿,陪老婆,陪父母,偶尔去岳父家串门,陈京终于过了一次普通人的生活。

在两会期间,领导们都忙,陈京在京城懒得去烦人家,他知道,自己明年大半年都会在党校学习,陈京内心是非常珍惜这个机会。

而他这几年在岭南的打拼,也让他意识到,他需要真心的平心静气的坐下沉淀沉淀了。

反思过去的不足,规划未来的发展,这都是他需要在放松的状况下沉寂思考的地方。

方连杰最近也在京城,他是新一届人大代表,作为部队里的人大代表,他又那么年轻,自然是备受关注。

再加上西北系刻意的加以宣传,强大的西北系自然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人马,这套人马在两会期间着重就是要聚焦方连杰,要以这次两会为契机,将方连杰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提升起来。

这既是给其他势力的信号,也是在向外界展示共和国军方人大代表的风采,这样的展示,对方连杰来说,无疑也是莫大的机缘。

方家上下都议论关注方连杰,陈京倒有些被忽略了,而和陈京相比,唐贽和古林风的锋芒都被掩盖了。

虽然古林风也是本届人大代表,但是古林风在苏北的位置岌岌可危,这无疑使他目前的光芒大不如前,唐贽更是在京城蛰伏好几年了,人很低调,不复往日锋芒毕露。

陈京见到方连杰是在人大会议闭幕前两天,当时方连杰回家吃饭,方路坚给陈京两口子打电话,陈京两人带着小孩就赶过去。

方路坚家里人不少,很多方家子弟都过来拜访,方路坚在方家三兄弟中算是最低调,也是最没有权势的存在。

在陈京的记忆中,方家就没有今天这么热闹的场景,方家第三代今天到得这么齐,显然,大家都是因为方连杰而来。

陈京不能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把今天来的所有人都归纳为势利这个庸俗的层次,但是实际上就是那么回事。

这年头大家都追名逐利的,而大家追捧金钱和权势也是常态,方路坚家如果不是现在方连杰表现出巨大的潜力,今天怎么会如此门庭若市。

而陈京和方婉琦两人进门的时候,众人也都纷纷凑过来打招呼。

陈京的丫头陈悦佳成了众人的开心果,尤其是一些同辈的舅妈、姨妈,都凑过来要逗逗小丫头,而众星捧月的方连杰更是和陈京招呼都不打,就把小悦佳抱起来,哈哈大笑:“哎呀,咱家的佳佳来看舅舅了,舅舅给你专门带了礼物,走,咱们去看礼物!”

方连杰自己没小孩,对悦佳是喜欢到了骨子里面。

小丫头其实没怎么见过舅舅,不过有限的几次接触,小丫头也知道亲疏。

这一屋子人他就知道这个穿军服,看上去有些热心过度的家伙和她最亲,所以其他的舅妈、姨妈什么的,无论怎么逗她,她都露出一副怯怯的样子,小模样有些抵触情绪。唯独方连杰抱她,亲她,她却没有反感,反倒格格笑起来。

陈京挨个的和众人打招呼,方家三代人不少,虽然上一代才三兄弟,但是老大下面有七兄妹,方路坚之后两个儿女,方路平有五个儿女。

所以方婉琦堂兄妹十几人,加上他们的配偶,如果聚在一起有数十人,再加上他们的小孩,人更多。

陈京和方婉琦结婚后好几年才把这些人都基本认识齐全,但是今天陈京还是碰到了一个他以前没见到的兄弟。

那就是方家的二哥方凯。

方凯的职业是职业投资人,一直都在美国工作,早就加入的美国国籍。

在方家,方凯是个异类,据说他很早就不受家里老爷子待见。

年轻的时候,那时候还是八十年代末,他就敢顶撞老爷子。

那一次方家掀起了轩然大波,也就是那次之后,方凯便去了美国,后来他干脆加入美国籍,娶了一个美国媳妇儿,基本不再回国内了。

为了入籍美国的事儿,方家上下一直都瞒着老爷子。

但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一个偶然的机会方老将军知道了此事,气得几天没吃饭。

当然,从此之后,方家对方凯的态度就非常微妙了,方凯也狠心得很,就是不回国,老爷子逝世了,他也是唯一没有参加追悼会的方家后辈。

而这一次,他出现在了方连杰家,自然也是很受关注。

受过美国很好的教育,身为投资人,方凯举手投足都有不同寻常方家子弟的气质,他和陈京握手,微笑道:

“早就听说婉琦妹子嫁了一个如意郎君,今天我们才见面,我这个做二哥的很是抱歉!”他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方婉琦道:“按照传统习俗,一点小意思,这就是一个形式嘛!”

方婉琦笑道:“二哥,你老回来京城这么久了,就从来都见不到你,你到底搞什么名堂”

方凯微微一笑,道:“婉琦,咱们在商言商,商业机密,透露不得。说句实在话,我都十年没回来了,祖国变化太大,让我目不暇接,我最近在四处游览,重新认识咱们神州大地!”